SEO项目合作 - QQ:xxxxxxx

欧凯体育

欧凯体育

当前位置: 主页 > 英超直播 >

「英超八队联合上诉」有关英超的消息

时间:2023-01-20 19:04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王金珍认为新洲区国土规划局对涉案房屋违法征收,决定维持市发改局办理张某丽关于广东省中山市南朗镇信泓广场的玉器商行价格违法举报件的具体行政行为,生效的法院裁判维持了新

王金珍认为新洲区国土规划局对涉案房屋违法征收,决定维持市发改局办理张某丽关于广东省中山市南朗镇信泓广场的玉器商行价格违法举报件的具体行政行为,生效的法院裁判维持了新洲区政府《行政复议决定书》(新政复决字〔2017〕02号)对涉案房屋征收的主体应是新洲区国土规划局的认定,而省发改委于2016年9月2日作出的粤发改行复[2016]25号行政复议决定要求市发改委对张某丽提出的涉案价格投诉重新作出决定

本文目录:
  • 2018中山市行政诉讼十大典型案例之中篇
  • 有关英超的消息
  • 英超帽子戏法生操因素简苏力镇候温最多的球员
  • 行政协议是否属于行政复议的范围
  • 问题一:、2018中山市行政诉讼十大典型案例之中篇

    回答:

    2018年中山市行政诉讼十大典型案例

    第二期

    本期有哪些典型案例呢?

    快往下看

    4

    案例4:张某丽诉中山市发展和改革局、广东省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价格违法投诉举报处理决定行政复议纠纷案

    基本案情

    2016年9月13日至28日,张某丽陆续通过价格监管平台网上价格举报系统(以下简称平台)向中山市发展与改革局(以下简称市发改局)举报某商行存在涉嫌价格欺诈行为,要求查处,并提供了鉴定报告、购物单据及销售人员的名片等证据。2016年9月21日至同年10月8日,市发改局分别通过平台告知张某丽已受理该举报,举报受理日期为2016年9月28日。市发改局受理举报后,分别于2016年10月8日、12月5日、12月29日多次对商行进行现场调查,发现其经营场所内已停止运营,无相关经营设施。2016年12月17日,市发改局作出中发改检限通[2016]1号《限期提供检查(调查)所需资料通知书》,要求商行自通知书送达之日起7日内提供其商行销售玉器时的经营资料,包括商品标价情况、价格宣传资料、公司营销方案资料等,并邮寄送达朗德利商行。商行经营者位某红于2017年1月4日出具书面陈述意见,该意见载明“中山市南朗某某某玉器商行所销售的所有的产品都是明码标价,商行主要销售玉器,对外经营没有针对特定消费人群,并没有规定业务员如何进行销售,完全由业务员自行与顾客协商销售,并没有诱骗客人购物”,位某红还委托人员配合调查。市发改局就商行的商品销售标价方式、价格宣传、销售方式等对委托人进行了调查询问,并制作了询问笔录,询问笔录载明“商行自2016年7月1日起结业,已解散了所有员工,对外转让了未售的玉器以及玉石加工器等,商场物业已归还给业主”,“商场主要销售玉器首饰,是对外开放经营的,没有针对特定客户销售”,“商行的玉器全部明码标价,按标价销售,无其他方式的价格宣传。玉器在展示柜内陈列展示,标有价格、检测报告等供顾客自由参观。顾客可要求取出来看,也可要求议价,合意才购买。商行所有销售的玉器都开具票据,注明货号、交易价格等”,“不认得白某某这个人,商行没有这名字的人员”,“商行结业后,商场所有的东西已经撤场,没有保留这些记录”。期间,市发改局还向中山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发函询问郎德利商行的企业信息。经查商行于2016年4月22日注册登记,经营场所位于中山市南朗镇南朗村(信泓商业广场- 瑞华楼R15-R30),该商行于2016年6月7日注销登记,并于2016年7月1日从注册的经营地址撤场,并且没有发现其在本市其他场所继续经营,现场没有工作人员及相关经营设施,无法对张某丽的投诉事项进行有效调解,对于价格举报事项,市发改局认为,玉器价格属于市场调节价,由经营者自主定价销售,实行明码标价,因张某丽提供的相关材料不足以证实商行构成价格欺诈行为,因此,未发现商行存在价格违法行为,对张某丽的举报不予立案。张某丽不服,向广东省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以下简称省发改委)申请行政复议,省发改委经审查,于2017年5月5日作出粤发改行复[2017]4号行政复议决定,决定维持市发改局办理张某丽关于广东省中山市南朗镇信泓广场的玉器商行价格违法举报件的具体行政行为。张某丽仍不服,遂诉至法院。

    张某丽提供了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中查询的经营地址为中山市南朗镇南朗村(信泓商业广场瑞华楼R15-R30)的资料,据此,先后有四件经营玉器的商行使用该地址进行注册,分别为中山市南朗镇某某玉器商行,注册日期为2014年6月12日,注销日期为2015年4月22日;中山市某某某商行,注册日期为2015年4月23日,注销日期为2015年9月2日;中山市南朗镇某某某商行,注册日期为2015年9月8日,注销日期为2016年4月22日;某某某商行,注册日期为2016年4月22日,列入经营异常名录时间为2016年7月6日。

    裁判结果

    中山市第一人民法院判决驳回张某丽的诉讼请求。宣判后,张某丽不服,向广东省中山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市中院二审生效裁判认为,本案中,对于市发改委作出的涉案回复的合法性做以下方面的审查:首先,张某丽于2016年5月20日、2016年9月13日在平台的价格投诉系基于同一事实提出,而省发改委于2016年9月2日作出的粤发改行复[2016]25号行政复议决定要求市发改委对张某丽提出的涉案价格投诉重新作出决定,即市发改委作出的涉案回复是执行省发改委复议决定的内容,而根据《价格违法行为举报处理规定》第十三条第三款“价格投诉应当自受理之日起 60 日内办结,并告知消费者。”的规定,市发改委于2017年2月8日才对张某丽提出的涉案价格投诉作出不予立案的处理结果,明显超过上述规定的60日的期限,程序违法。其次,张某丽在平台提出涉案价格投诉时,一并提交了其参加旅行团的旅行社负责人、行程业务员、珠海当地陪同导游的联系方式,以及被张某丽投诉为行骗者“白某某”、张某丽此次旅行团同行的团友张某某的联系方式,而市发改局在受到该投诉后,仅对商行的负责人位某红以及保安陈某明做了询问调查并采纳了两人的证言,却未对张某丽提供的上述联系人就涉案问题进行询问调查,也未对玉器商行所在的中山市南朗村信泓商业广场的相关证人做调查询问相关事实,同时,市发改委也未向中山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对“百斯特(BEST)”是否为朗德利商行销售的品牌发函协助调查,综上,生效裁判认为,市发改委在对张某丽的价格投诉进行调查时,调查不充分,程序违法,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七十条第(三)项“行政行为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判决撤销或者部分撤销,并可以判决被告重新作出行政行为:……(三)违反法定程序的;……”的规定,对市发改委作出的涉案回复予以撤销。省发展改革委经审查,作出粤发改行复[2017]4号行政复议决定,维持了市发展改革局作出的上述处理,亦违法,一并予以撤销。至于张某丽提出的要求位某红赔偿张某丽的律师费、维权费、交通损失费、误工费共计4158元的主张,由于市发改局尚未对商行是否存在价格欺诈的行为做完全调查,且张某丽主张的上述损失与本案的行政行为无关,故对于张某丽提出的上述主张不作审查。综上,生效判决撤销原审判决,撤销市发改局于2017年2月8日通过价格监管平台网上价格举报系统对张某丽举报的关于朗德利商行价格违法举报作出的回复,责令市发改局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60日内对张某丽提出的上述价格违法举报重新作出处理。

    典型意义

    本案涉及到行政机关在收到违法举报线索后的调查取证程序问题。本案中,投诉举报人提供了违法线索,鉴于价格违法行为的时效性,收到举报线索后,价格监管部门应当在法律、法规或规章规定的立案期限、办结期限的范围内对举报价格违法的行为作出相应处理;其次,鉴于价格违法行为的社会危害性,特别是旅游购物点经营者是否具有价格违法行为,直接关系到外地游客对本地旅游市场的信赖程度的高低,故价格监管部门在收到举报材料时,应当在此基础上充分履行调查职能,核实举报材料的真实性。发改局作为国家价格监管部门,在维护市场价格秩序、净化市场消费环境、维护消费者的合法权益,为消费者提供价格透明、公平、有序的消费环境,促进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健康发展中起到重要作用,因此价格主管部门应当加强监督管理力度、充分履行法定职责,做到依法行政与高效行政有机结合。

    生效文书编号:中山市中级人民法院(2018)粤20行终88号行政判决。

    5

    案例5:梁某标诉板芙镇人民政府强制拆除及行政赔偿案

    基本案情

    梁某标未取得土地使用证和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在中山市板芙镇金钟村八队19号建设了涉案房屋,建筑物首层为商铺,二层至六层用作住宅。2017年5月,板芙镇住房和城乡建设局(以下简称板芙镇住建局)接上述房屋所在村民委员会的反映,房屋存在倾斜危险。6月,板芙镇住建局委托中山市益晋房屋鉴定有限公司对涉案房屋的结构现状进行检测鉴定。6月12日,该公司作出号建筑物检测鉴定报告,检测结论为涉案房屋构成整栋危房;建议该住宅楼及邻宅暂停使用,并采取有效措施排险,以防发生整体倾覆及其他次生灾害。6月22日,板芙镇政府向梁某标送达了检测鉴定报告,梁某标未提出异议。

    2017年7月6日,中山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对板芙镇政府出具复函,载明根据《中山市房屋安全管理规定》第二十八条的规定,建议属地政府尽快落实解危措施,对涉案住宅楼进行拆除,及时消除隐患等。随后,板芙镇住建局向梁某标出具通知,认为梁某标未取得相关许可而擅自施工,遂要求梁某标将第三方加固公司的资质资料报送该局,并停止施工。2017年8月29日,板芙镇住建局发现涉案房屋东侧下沉明显,且地面和墙身出现不同程度的裂缝,楼顶与东侧房屋靠得非常近,倾斜情况有明显变化。9月9日,板芙镇政府要求梁某标于9月16日前自行拆除涉案房屋,逾期不拆除的,将由该政府依法拆除处理,且告知立即搬离涉案房屋内的财物。

    2017年9月22日,板芙镇政府将涉案房屋物品搬离并清点后即对涉案房屋进行了拆除,梁某标亦在拆除现场。搬离的物品暂由板芙镇政府保管。梁某标不服,诉至中山市第一人民法院,请求法院判令确认板芙镇政府拆除位于中山市板芙镇金钟村八队19号梁某标住宅楼的行为违法,并要求板芙镇政府赔偿其房屋的造价损失元。

    裁判结果

    中山市第一人民法院认为,梁某标要求确认板芙镇政府拆除行为违法的诉讼请求,理据不充分,原审法院予以驳回。梁某标基于此提出的赔偿请求,亦无事实和法律依据。遂判决驳回梁某标的诉讼请求。梁某标不服,向广东省中山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市中院二审生效裁判认为:第一,涉案住宅楼经鉴定为整栋危房,参照建设部《城市危险房屋管理规定》应当进行治理,该规定中亦明确: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房地产行政主管部门负责本辖区的城市危险房屋管理工作。第二,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第六十八条的规定,应当先由城乡规划主管部门作出责令停止建设或者限期拆除的决定,当事人不停止建设或者逾期不拆除的,由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责成有关部门强制拆除,在未经规划部门责令、市政府指令的情况下,板芙镇政府没有拆除涉案违法建筑的职能。且本案系板芙镇政府将涉案住宅楼作为危房拆除,不适用对违章建筑的处理规定。因此,本案中的板芙镇政府没有实施拆除涉案住宅楼的职权依据,其拆除行为违法。但由于梁某标被拆除建筑物没有办理土地使用权证和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其提出的造价损失不属于应获得国家赔偿的合法权益范围,一审驳回梁某标的赔偿请求并无不当。综上,判决:一、撤销一审判决;二、确认中山市板芙镇人民政府拆除梁某标住宅楼的行为违法;三、驳回梁某标其他诉讼请求。

    典型意义

    本案涉及行政机关对违法建设且出现险情的建筑物处置的法律依据问题。本案中,梁某标的建筑物并不是法律意义上的“房屋”,不适用《城市房屋管理规定》进行处理,板芙镇人民政府对涉案建筑按“危险房屋”对待,进行拆除所依据的法律错误。事实上涉案建筑物涉嫌为违法建筑,如果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的规定由规划执法机关处理,则不会出现行政机关违法的情形。本案对我市实行简政强镇改革的背景下,进一步实现行政职权的合理配置与行使,促进相关职能部门(如本案中可能涉及有城乡规划、房地产行政管理、乡镇政府)积极作为,主动担当,做到依法行政与高效行政有机结合具有积极意义。

    生效文书编号:中山市中级人民法院(2018)粤20行终505号行政判决。

    6

    案例6:李某宁诉中山市环境保护局环保行政处罚纠纷案

    基本案情

    2017年5月9日,中山市环境保护局(以下简称中山环保局)在中山市民众镇原瑞隆纺织厂内进行现场检查时发现该处露天堆放了约600多个化工原料桶,同时发现有两台拆解机和约1100多个已被拆解的化工原料桶,该堆放空地内没有配套建设防渗防漏设施。经对现场负责人李某宁询问,李某宁称这些化工原料桶从2017年3月下旬开始堆放;平均每天收购100个左右;确认现场约有400多个桶、多个拆解了的化工桶、6000~7000左右个桶盖;加工程序是用两台机器拆开桶,然后堆在那里当废铁外售;堆放、销售、拆解化工原料桶项目没有向环保部门申请或者办理环境影响评价等文件。中山市固体废物和化学品环境管理中心于2017年5月18日出具说明函,称该中心派员查看了上述废弃桶,废弃桶内原装有丙二醇甲醚、不饱和树脂、异壬酸等化学物质。李某宁在接受公安部门讯问时陈述,涉案现场的桶主要是其向中山市民众镇邦腾化工有限公司收购的曾装树脂的废油桶,收购后用切割机器将废油桶桶盖桶底切割分开,将桶身压直,再售卖出去;如果桶身尚有较多的化工原料,他们就将桶里面的化工材料全部堆积在同一个桶里,然后将这些化工材料卖出去;收购的铁桶分三部分销售,一是切割的桶盖和桶底作为废铁卖出,二是桶身用压板机压平作为五金板材卖出,三是桶内剩余的化工原料树脂。2017年6月9日,中山环保局作出中(民)环违改字[2017]024号责令改正违法行为决定书,责令李某宁及其合伙经营人李某明立即停止违法行为,限期一个月内改正违法行为并清理现场。同年6月26日,中山环保局出具中(民)环罚告字[2017]025号行政处罚告知书,告知李某宁、李某明拟作出行政处罚的事实、依据以及处罚事项,同时告知李某宁和李某明享有陈述、申辩和申请听证的权利。李某宁、李某明收到后既没有进行陈述申辩,也没有提出听证申请。同年8月3日,中山环保局作出了中(民)环罚字[2017]028号《行政处罚决定书》,对李某宁、李某明处罚款人民币元。李某宁不服,诉至中山市第一人民法院,请求判令撤销中山环保局作出的中(民)环罚字[2017]028号《中山市环境保护局行政处罚决定书》。

    裁判结果

    中山市第一人民法院一审认为,中山环保局认定事实清楚,证据充分,适用法律正确,处罚得当,李某宁要求撤销中(民)环罚字[2017]028号行政处罚决定书,无事实和法律依据,应予以驳回。判决驳回李某宁的诉讼请求。李某宁不服,向广东省中山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市中院二审生效裁判认为,在加工使用废旧包装铁桶的生产经营活动中,无论存放、处置这些曾经装有化工原料的包装铁桶,还是将这些包装铁桶经过加工改造,使其成为可以投入到生产流通环节再利用的再生资源,曾经装有化工原料的包装铁桶本身由于丧失了原有的包装利用价值,都是固体废物。固体废物的收集、贮存、运输、利用、处置都应当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的规定。这一法定义务不以是否收集、利用、处置固体废物使其成为再生资源而改变。由此,对于上诉人李某宁以其收集废旧包装铁桶是生产利用再生资源而不是固体废物利用,故其行为不受《中华人民共和国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的约束的上诉意见不予采纳。同时,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第十七条规定,收集、贮存、运输、利用、处置固体废物的单位和个人,必须采取包括防渗漏在内的防止污染环境的措施。-2001《一般工业固体废物贮存、处置场污染控制标准》第6.1.4条规定,为防止雨水径流进入贮存、处置场内,避免渗滤液量增加和滑坡,贮存、处置场周边应设置导流渠。第6.1.5条规定,贮存场应设计渗滤液排水设施。第6.1.6条规定,为防止一般工业固体废物和渗滤液的流失,应构筑堤、坝、挡土墙等措施。第6.2.3条规定,为监控渗滤液对地下水的污染,贮存、处置场周边至少应设置三口地下水质监控井。换言之,只要是贮存、处置固体废物,则需要采取防止污染环境的措施。李庆宁作为生产经营者,收集、利用装有化工原料残余的废旧铁桶的环境保护义务,就是要依法进行收集、贮存、运输、利用、处置,以防止环境污染和生态破坏的发生,该义务体现在生产经营活动中即为采取符合法律规定的措施以达到该目的,而不以这些废旧铁桶含有的化工原料残余量、是否实际发生污染及是否有毒有害为标准。本案中山环保局就李庆宁实施了使用没有采取防渗措施的场所堆放、贮存、处置固体废物的行为作出中(民)环罚字[2017]028号行政处罚决定,是对李某宁不履行环境保护法定义务作出的处罚,查明事实清楚,适用法律准确,处理程序合法,并无不当。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典型意义

    本案主要涉及到固体废物循环利用的问题。本案原告李某宁认为涉案化工原料桶属于再生资源,对于再生资源的利用应当予以鼓励和支持。但涉案化工原料桶是含有工业废弃料的固体废物,显然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第八十八条所定义的固体废物。根据《再生资源回收管理办法》相关规定,国家鼓励以环境无害化方式回收处理再生资源,再生资源的收集、储存、运输、处理等全过程应当遵守相关国家污染防治标准、技术政策和技术规范。即使重新收集利用该化工原料桶形成再生资源,仍应当遵守《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所规定的收集、贮存、运输、利用、处置的规范要求。该判决对于相关行业从业人员如何妥善处置利用固体废物、提高从业人员的环境保护意识具有一定的指导和教育意义。

    生效文书编号:中山市中级人民法院(2018)粤20行终67号。

    - END -

    问题二:有关英超的消息

    回答:

    大家好,本期的问题是:你认为本年度英超最佳球员会花落谁家?为什么?林伯.无得因为!

    问题三:英超帽子戏法生操因素简苏力镇候温最多的球员

    回答:

    贝利做过帽子戏法最多的就是球王贝利,根据历史记录,贝利在职业生涯中表演了92次帽子戏法,在1366场比赛中攻入1283球,这无疑是一个恐怖的记录。其中,贝利有1次独中了8球。还有6次五子登科、30次的大四喜和92次的帽子戏法,梅开二度都还没有统计还没有。贝利在1959年攻入12来自7球,1961年攻入110球,1958年1360问答7岁时在圣保罗州立联赛攻 降面束州 入58球。所有比赛的总进球数达到了惊人的139个进球,令人难以置信!诚然,很难判断贝利记录的真实性。例如,在贝利职业生涯的1283个进球中,只有757个来自正式比赛。在友谊赛、地区联赛、明星赛、商业和慈善比赛中,共打入500多个进球。此外,当时巴西联赛的竞争力和质量也没有很高的参考唱住武南著看载价低肉齐价值。第二名:罗纳尔多,他在职业生涯中上演了56次帽子戏法克里斯蒂亚诺·罗纳尔多,简称 静祖 C罗,是继贝利之后第二位完成最多帽子戏法的球员。

    问题四:行政协议是否属于行政复议的范围

    回答:

    关注微信公众号【行政法小观】,分享更多行政执法案例裁判要点。

    • 裁判要点

    行政复议是行政复议机关对公民、法人及其他组织认为侵犯其合法权益的具体行政行为,基于申请而予以受理、审查并作出相应决定的活动。行政复议作为一种准司法行为,是保护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合法权益的重要救济途径,也是政府系统内部自行解决行政争议的一项重要法律制度,应该将复议制度视为诉讼制度的配套制度看待。因此,行政复议的受案范围,应与行政诉讼的受案范围保持一致以便两者更好的衔接。这样才能充分发挥行政复议比起行政诉讼更快捷、灵活化解行政纠纷的功能。《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于2015年5月1日修改后,扩大了行政诉讼的受案范围,明确将行政机关不依法履行、未按照约定履行或者违法变更、解除政府特许经营协议、土地房屋征收补偿协议等协议的行为纳入了行政诉讼的受案范围。尽管现行的《行政复议法》尚未修改,但不能机械的认定只有《行政复议法》第六条列举的具体行政行为才能纳入复议范畴,而把《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已经明确纳入受案范围的其他行为排除在外。否则,将不符合行政复议的制度定位,也不利于发挥行政复议内部解决矛盾的天然优势。且,行政协议不同于民事合同,本质上也包含因政府发挥其主导优势、利用其行政主体地位而作出的行政行为,将行政协议纳入复议的审查范围并不存在法律上的障碍。

    • 裁判文书

    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

    行 政 判 决 书

    (2019)鄂行终526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武汉市人民政府。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王金珍。

    上诉人武汉市人民政府(以下简称武汉市政府)因与王金珍行政复议一案,不服湖北省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2018)鄂01行初139号行政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理。经审阅上诉状和卷宗材料,因各方当事人没有提出新的事实、证据或者理由,决定不开庭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判决认定,坐落于新洲区龙王咀农场二分场八队的房屋系王金珍及其丈夫叶章杰在婚姻存续期间的共有财产。2016年11月29日,王金珍向武汉市政府递交《行政复议申请书》申请行政复议,其复议请求为:1.确认被申请人武汉市新洲区人民政府(以下简称新洲区政府)对申请人位于武汉市新洲区龙王咀农场二分场八队国有土地上的房屋实行行政征收行为违法;2.确认被申请人所属新洲区双柳街道办事处(以下简称双柳街办事处)于2016年5月9日与案外人叶章杰签订的两份《双柳街项目建设房屋征收补偿安置协议》的行政合同无效。2018年1月24日武汉市政府作出武政复决〔2018〕第22号《行政复议决定》(以下简称22号复议决定),并于同日送达给王金珍。22号复议决定认为:“……新洲区国土规划局负责新洲区范围内征用集体土地上房屋征收拆迁管理工作。《区人民政府关于同意航天科工项目集体土地上房屋征收补偿安置方案的批复》(新政函〔2016〕134号)载明,新洲区国土规划局应当按照《安置方案》确定的征收范围及征收补偿标准进行征收补偿,由新洲区国土规划局与双柳街签订包干协议。新洲区国土规划局下属的新洲区土地储备中心与双柳街办事处签订《航天科工项目集体土地上房屋征收补偿包干协议书》,甲方新洲区土地储备中心作为房屋征收工作的出资人和法定主体,乙方双柳街办事处作为房屋征收工作的实施单位和责任主体。综上所述,被申请人不是航天科工项目房屋拆迁的责任主体,新洲区国土规划局是航天科工项目房屋拆迁的责任主体。房屋征收实施部门双柳街办事处在实施集体土地房屋征收补偿安置过程中,将申请人国有土地上的房屋以集体土地上房屋拆迁补偿方式进行了征收补偿,法律后果应当由新洲区国土规划局承担责任,故申请人应当以新洲区国土规划局为被申请人提起行政复议。关于申请人提出的确认《补偿安置协议》无效的问题。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以下简称《行政复议法》)第二条、第六条规定,行政复议的受案范围是行政机关侵犯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合法权益的具体行政行为,《行政复议法》上规定的具体行政行为尚不包括行政机关签订、履行协议的行为,且该协议已经履行完毕。因此,该协议审查不属于《行政复议法》规定的行政复议范围。因此,本机关决定:根据《行政复议法实施条例》第四十八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驳回申请人的行政复议申请。……”王金珍对该复议决定不服,于2018年2月6日提起诉讼。

    原审法院认为,涉案房屋为国有土地上房屋,其所在地块位于新洲区政府所作征地公告的征地红线范围内。作为具体负责征收实施工作的双柳街办事处依据上述征地公告所确定的征收红线范围就涉案房屋与王金珍的丈夫签订补偿协议,并不存在超范围征收其房屋的情形,也不存在将其国有土地上房屋按集体土地上房屋标准补偿的事实,武汉市政府以双柳街办事处超范围征收王金珍房屋以及按集体土地上房屋标准进行补偿为由,认为新洲区政府不是复议程序中被申请人的理由不能成立,不予支持。2015年5月1日修改后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与修改前相比,扩大了行政诉讼的受案范围,将包括具体行政行为、行政协议,事实行为等行政行为均纳入行政诉讼受案范围。因行政行为引发的纠纷均为行政纠纷,因行政协议引发的纠纷也是行政纠纷。作为解决行政纠纷两种方式的行政复议和行政诉讼,相比之下,行政复议因其更具有及时性、灵活性等特点,使其解决纠纷更具效率和实效性,同时通过分流化解部分行政争议,减轻了法院的负担,节约了司法资源。为充分发挥行政复议的功能作用,在受案范围上,行政复议应与行政诉讼相衔接,所有因行政行为引发的行政纠纷也应纳入行政复议受案范围。以现行的《行政复议法》尚未修改,并无有关行政协议纳入行政复议范围的法律规定为由,据此认为除具体行政行为之外的其他行政行为引起的行政争议均不属行政复议受案范围的观点既脱离客观实际,也势必造成大量行政争议游离在行政复议之外,直接进入司法程序。不仅增加法院负担,浪费司法资源,也加大了化解纠纷的成本。同时,也违背了对行政复议解决行政争议的功能定位。本案中,涉案房屋为国有土地上房屋,房屋所在地块在涉案征地红线范围内,现双柳街办事处就征收涉案房屋与王金珍丈夫签订补偿协议,王金珍对该协议不服,申请武汉市政府复议,武汉市政府以涉案补偿协议不是具体行政行为,不属行政复议范围为由,驳回复议申请的理由不能成立,不予支持。综上,武汉市政府作出的22号复议决定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适用法律错误,王金珍的诉讼请求成立。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七十条第一项、第二项规定,判决如下:一、撤销武汉市政府于2018年1月24日作出的武政复决〔2018〕第22号《行政复议决定》;二、责令武汉市政府依法重新作出复议决定。本案一审案件受理费50元由武汉市政府负担。

    武汉市政府上诉称,一、原审法院认定事实错误。新洲区政府没有对被上诉人的房屋实施征收行为,不存在按照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的相关规定承担征收被上诉人房屋的法律责任。本案的证据《区人民政府关于同意航天科工项目集体土地上房屋征收补偿安置方案的批复》及《航天科工项目集体土地上房屋征收补偿包干协议书》可以证明新洲区国土规划局对涉案的房屋征收负责。房屋征收实施部门双柳街办事处在实施集体土地房屋征收补偿安置过程中,将被上诉人国有土地上的房屋通过集体土地上房屋拆迁补偿方式进行补偿,法律后果应当由新洲区国土规划局承担。且,生效的法院裁判维持了新洲区政府《行政复议决定书》(新政复决字〔2017〕02号)对涉案房屋征收的主体应是新洲区国土规划局的认定。原审法院却认定房屋征收主体是新洲区政府显然错误。二、原审法院适用法律错误。原审法院认定涉案房屋不存在超范围征收,也不存在按集体土地上房屋标准补偿,依照原审法院的逻辑,被上诉人的合法权益并未受到损害,那么上诉人作出的《复议决定书》也就不影响被上诉人的合法权益,应驳回起诉。虽然行政诉讼的受案范围现已包括行政协议,但《行政复议法》尚未修改,对行政复议的范围规定也未做调整。不能用行政诉讼的范围推定行政复议的范围。原审法院认定行政协议属于复议范围错误。综上,请求撤销原审判决,依法改判或者发回重审,案件诉讼费用由被上诉人承担。

    王金珍未提交书面答辩意见。

    武汉市政府、王金珍向原审法院提交的证据材料已随案移送至本院。本院二审对证据的分析、认定的案件事实与原审一致。

    本院另查明,王金珍认为双柳街办事处实施房屋征收行为违法,于2016年6月13日以双柳街办事处为被申请人向新洲区政府申请行政复议。新洲区政府作出《行政复议决定书》(新政复决字〔2017〕02号)认为,房屋征收主体应该是新洲区国土规划局,驳回了王金珍的复议申请。王金珍不服提起行政诉讼,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7)鄂01行初144号判决驳回了王金珍的诉讼请求,王金珍不服提出上诉。本院于2017年12月12日作出(2017)鄂行终1015号行政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院还查明,王金珍认为新洲区国土规划局对涉案房屋违法征收,以其为被申请人,向武汉市国土资源和规划局申请行政复议。该局于2017年4月26日作出武土资规复决〔2017〕4号复议决定,认为房屋征收应由新洲区政府负责,驳回了王金珍的复议申请。

    本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实施条例》第二十五条第一款规定,征收土地方案经依法批准后,由被征收土地所在地的市、县人民政府组织实施,并将批准征地机关、批准文号、征收土地的用途、范围、面积以及征地补偿标准、农业人员安置办法和办理征地补偿的期限等,在被征收土地所在地的乡(镇)、村予以公告。本案中,引发房屋征收纠纷的根本原因在于因为航天科工项目建设,需要征收集体土地。涉案土地有部分属于国有土地,王金珍的房屋所占土地性质即为国有,但新洲区政府未依据《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的规定发布征收决定,而是依照集体土地的征收履行相关程序。因此,尽管《区人民政府关于同意航天科工项目集体土地上房屋征收补偿安置方案的批复》及《航天科工项目集体土地上房屋征收补偿包干协议书》将新洲区国土规划局表述为“法定主体”,但依照上述法规的规定,新洲区国土规划局应为具体的实施单位,对涉案房屋征收应当由新洲区政府承担法律责任。且,涉案的房屋所占土地本为国有土地性质,对该房屋进行征收,依照《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第四条的规定,新洲区政府也是法定的责任主体。上诉人认为,原审判决与本院的生效裁判(2017)鄂行终1015号相矛盾。本院认为,(2017)鄂行终1015号案件的审理对象是新洲区政府作出的驳回王金珍针对双柳街办事处提出的复议申请的复议决定,两案的诉讼标的不同。因此,原审判决认为武汉市政府以新洲区政府不是适格被申请人为由驳回复议申请错误,该裁判观点与(2017)鄂行终1015号案的审判结果并不矛盾。武汉市政府认为新洲区政府并非房屋征收责任主体、应以新洲区国土规划局为被申请人的上诉理由,本院不予采纳。

    关于行政协议是否属于行政复议的范围。 行政复议是行政复议机关对公民、法人及其他组织认为侵犯其合法权益的具体行政行为,基于申请而予以受理、审查并作出相应决定的活动。行政复议作为一种准司法行为,是保护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合法权益的重要救济途径,也是政府系统内部自行解决行政争议的一项重要法律制度,应该将复议制度视为诉讼制度的配套制度看待。因此,行政复议的受案范围,应与行政诉讼的受案范围保持一致以便两者更好的衔接。这样才能充分发挥行政复议比起行政诉讼更快捷、灵活化解行政纠纷的功能。《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于2015年5月1日修改后,扩大了行政诉讼的受案范围,明确将行政机关不依法履行、未按照约定履行或者违法变更、解除政府特许经营协议、土地房屋征收补偿协议等协议的行为纳入了行政诉讼的受案范围。尽管现行的《行政复议法》尚未修改,但不能机械的认定只有《行政复议法》第六条列举的具体行政行为才能纳入复议范畴,而把《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已经明确纳入受案范围的其他行为排除在外。否则,将不符合行政复议的制度定位,也不利于发挥行政复议内部解决矛盾的天然优势。且,行政协议不同于民事合同,本质上也包含因政府发挥其主导优势、利用其行政主体地位而作出的行政行为,将行政协议纳入复议的审查范围并不存在法律上的障碍。 本案中,王金珍的丈夫与双柳街办事处就涉案房屋签订征收补偿协议,武汉市政府认为该行政协议不属于行政复议的范围,该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原审判决撤销武汉市政府作出的22号复议决定并要求重新作出复议决定,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七十条的规定。

    综上,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武汉市政府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其上诉请求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50元,由上诉人武汉市政府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王 争

    审 判 员 赵晓云

    审 判 员 李 伟

    二〇一九年十一月一日

    书 记 员 董晓晗

    问题五:暴发户犯众憎利物浦等英超八队均反对曼城在上诉期间参加欧战

    回答:

    据《每日邮报》报道,英超前十名中除了曼城和谢菲联,其他8支球队都反对曼城在上诉期间参加欧战比赛。

    之前欧足联宣布曼城由于违反财政公平法案,将不得参加欧战比赛两年,曼城已经向国际体育仲裁法庭提出上诉。

    但由于疫情的影响,国际体育仲裁法庭的听证会全部暂停,曼城的上诉也被延期处理。

    8家俱乐部反对曼城在上诉暂停期间参加欧战比赛,英超官方并没有提出这一要求。

    曼城对此不予置评,但内部人员认为其他竞争对手一直在对自己发起攻击。

    目前,曼城在英超排名第二位,领先欧战区外排名最前的狼队14分。

    问题六:2022年英超帮派球队关系

    回答:

    竞争关系。2022年英超的20支球队之间有很多很微妙的关系,熟悉的伦敦德比,伦敦队,西汉姆、富勒姆等等,这些队相遇谁也不想输,帮派球队处于竞争关系,利物浦和埃弗顿是绝对的对手,每年在默西德比中,两队都将竭尽全力。曼城和曼联就更不用说了,每次他们碰面就像遇到火星。

    关于《{title}》拓展知识
    知识一:王书珍合肥市瑶海区人民法院喊你来还款!欢迎知情人提供相关线索

    答:

    案情介绍 :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

    执行案号 :(2019)皖0102执619号

    失信被执行人照片

    失信被执行人 :王书珍

    性别 :女

    年龄 :44

    住址 :长丰县罗塘乡张岗村八队村民组

    身份证号**0706

    立案时间 :2019-01-28

    执行法院 :合肥市瑶海区人民法院

    执行依据制作单位 :合肥市瑶海区人民法院

    生效法律文书所确定的义务 :一、被告张立军、王书珍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支付原告安徽巨能工程机械有限公司担保代垫款.51元、利息损失.19元(截至到2016年5月30日,之后至付清之日止,以垫付款.51元为基数,按月利率千分之九标准计算;二、被告葛子连对上述第一项承担连带保证责任;三、驳回原告安徽巨能工程机械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7010元,由被告张立军、王书珍、葛子连负担。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安徽省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

    被执行人履行情况 :全部未履行

    法官联系电话

    未经该法院授权,禁止采取任何方式从网站获取数据;擅自从网站上获取数据并使用的,自行承担由此带来的法律后果.

    知识二:{title8}

    答:{content8}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